加載中........
×

患者病危,醫生上當.....急診科醫生腿都嚇軟了,差點又出一條人命!

2019-12-15 作者:聽李醫生說   來源:聽李醫生說 我要評論0
Tags: 醫學人文  

傍晚時分,急診科老馬來電話了。

說新收了一個過敏性休克的老爺子,病情還不是很穩定,趕緊下來看看。

正好我剛吃完飯,手頭有空,馬上答複了他。

去到急診科時,患者正躺在搶救床上,人還是清醒的,但精神狀態不好,心電監護看到心率102次/分,血壓88/40mmHg,血氧飽和度96%。

老馬拿起化驗單給我看,迅速跟我介紹病人情況。

68歲老年男性,既往有高血壓、冠心病病史10多年,有吃藥控製,具體不詳。2天前患者有咳嗽、咳痰,沒有發燒,今天中午自己買了一瓶“止咳糖漿”吃了,吃了不到半個小時,突然感到呼吸困難、胸悶,而且四肢、臉上能看到紅色皮疹,並且有瘙癢,家人立即打120。在我們去到現場時病人已經昏迷了。老馬語速飛快,我也隻得側耳傾聽。

你們花了多少時間感到現場?我問。

很快,不到5分鍾,因為病人家就在XX路口。老馬回答,現場醫生馬上測量血壓,血壓60/40mmHg,心率55次/分,當時就考慮是過敏性休克,立即開通靜脈通路,靜推了10mg地塞米鬆,同時迅速補液擴容,還用了一支多巴胺(升壓、強心藥),然後迅速轉運至120車上,給送了回來。

路上患者意識就開始有點恢複了,老馬繼續說。

回到急診科後,發現病人全身皮疹更嚴重了,但瘙癢沒那麽明顯,查體可以聽到雙肺底有少許濕性囉音,心髒聽診有些早搏,其他沒什麽。

做頭顱CT了嗎?我問。曾經昏迷過的病人,不管什麽原因,一律做頭顱CT,這是有血的教訓的。因為腦出血、腦梗塞等等都可以導致昏迷,也可能會昏迷後蘇醒,然後再陷入昏迷。而且部分病人昏迷後可能摔倒,導致顱內受傷,如果不做CT,是很難發現的。

做了,沒什麽,就點腦萎縮、腔隙性腦梗塞。老馬回答,然後把化驗單遞給我,說抽血發現白細胞偏高,其他沒什麽,心肌梗死那一套沒多大異常,心肌酶不高,心電圖就看到室性早搏比較多。

老馬也夠仔細了,我暗自思忖,但凡胸悶病人,一定要考慮到心肌梗死,尤其是病人本身就有高血壓、冠心病病史,但眼前這個病人明確是過敏性休克了,是心肌梗死的可能性就很小了,完善這些檢查也就是圖個心安。

沒有腦出血,沒有心肌梗死,診斷過敏性休克明確。

考慮什麽過敏?那瓶止咳水?具體什麽止咳水?我問老馬。

川貝枇杷露!老馬當即回答,我讓他家屬回去拿了這瓶止咳水過來,原來是這個藥,很少聽說這個藥過敏的,今天第一次見。

診斷明確了,治療效果也還行,還要上ICU麽,我問老馬。留在這裏繼續治療也可以了吧。我笑笑說。

老馬很謹慎,說最好不吧,你看他血壓還是蠻低的,我已經持續在泵入多巴胺了,還補了將近3000ml液體,不敢補太多,怕心髒受不了,但血壓還是偏低,人的精神還是軟弱,皮疹還沒消退,並且還有持續加重的趨勢。還是去你們那裏加強監護治療為妥。

老馬說的有道理。

也行,我點點頭,我問問家屬意思吧。

家屬就在門口,是病人的兩個兒子,還有老伴。

我跟他們說病情還是重,要先去ICU監護治療,如果情況穩定了,說不定明天後天就可以轉出來了,如果病情加重,還得繼續治療。病情加重的話,可能需要上呼吸機,這點要先說清楚。

兩個兒子都表態了,說去吧去吧,安全第一。

我把ICU的花費也跟他們說了,他們也沒有過多猶豫,說費用的問題還能接受,先看幾天再說吧。

確定下來去ICU了,我追問了一個問題,你們父親還對什麽藥物過敏?有沒有對什麽食物過敏?

這下倆兒子麵麵相覷,不知道怎麽回答我。搖頭說不知道,然後都望著他們老娘。

老太太腿腳不利索,一直坐在凳子上,聽我這麽問,顫顫巍巍站起來,說沒發現對什麽吃的過敏啊,魚蝦蟹都吃的,倒是前年在衛生所打點滴時說皮膚瘙癢過,後來不知怎的自己又好了,一直沒注意。

這時候馬醫生剛好也過來了,聽了老太太回答後,立馬警惕了起來,問她還記不記得是什麽藥導致皮膚瘙癢嗎?

老太太使勁想了想,眯著眼睛,說好像叫什麽頭孢.....

老馬聽到後,臉色大變。轉身怒視病人兩個兒子,說剛剛問你們有沒有對藥物過敏,你們又說沒有!你們是不知道吧,不是沒有。

怎麽了,我低聲問老馬。

老馬沒回答我,趕緊回到病人床邊,摘下了一瓶正在輸注的液體。我湊過去一看,頭孢唑林注射液。

吩咐護士再取一支地塞米鬆,靜脈推注。

地塞米鬆是一種糖皮質激素,強效的,抗過敏、抗炎效果確切。是臨床常用藥物。不管是基層醫院,還是大三甲醫院,地塞米鬆都還是常用藥,也是搶救車裏麵常備用藥。

我低聲跟老馬嘀咕了一句,患者血壓持續偏低、皮疹持續嚴重,會不會跟這個頭孢唑啉過敏有關。

你們用頭孢唑啉有沒有做皮試?我再小聲問。

沒有皮試啊,哪有皮試,醫院最近出台的文件,頭孢類藥物都不用皮試了。老馬有點鬱悶。

但這個病人對這個止咳露過敏,說明可能是過敏體質,還是要小心為好。

老馬點點頭,說我就納悶,血壓怎麽老上不去。我看還是去你們那裏放放吧,別出什麽幺蛾子。

我轉身跟家屬溝通,告訴他們病人有可能對我們用的抗生素過敏,所以過敏性休克一直沒有得到徹底控製,病情還是比較重,有生命危險,建議去ICU加強監護治療。

就在我說話期間,老馬喊我,說趕緊過來看看,病人又昏迷了。

我心頭咯噔了一下,不會又出事了吧。趕緊回去看看怎麽回事。

這時候幾個護士也趕過來了,在老馬的指示下,各忙各的,還有一個護士把氣管插管箱也提了過來,呼吸機也到位了。

一場生死較量似乎要上演了。

重新拉個心電圖吧,我衝老馬喊了一聲。因為患者此時血壓已經掉到了70/40mmHg,心率89次/分,還有較多的室性早搏。

一個意識障礙的病人,心律失常明顯,伴隨血壓低,無論如何還是要警惕急性心肌梗死的,即便1小時前心電圖、心肌酶等都沒有發現太大異常。但情況都在變化,一切都在演變。

老馬同意我的意見,剛好心電圖機就在身旁。

你來吧,幫幫我。老馬跟我說。同時他轉身跟另一個護士說,重新抽一管血,查心肌酶、肌鈣蛋白。

沒等他吩咐,我這邊就開始拉心電圖了。病人已經陷入了昏迷,我用手電筒看了看瞳孔,還好,等圓等大,直徑3mm左右,對光反射還是靈敏的。瞳孔是反應重症患者的重要窗口,能提供很多信息。如果瞳孔突然不等大,一定要警惕腦疝可能,可能有大麵積腦出血。

心電圖紙緩慢從機子出來,我看了第一眼,就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,ST段相比第一次心電圖顯著升高。

不會真的是心肌梗死吧,我驚呼。

老馬見我反應異常,也湊了過來,一看這結果,立馬反應過來,朝一個護士喊,去給心內科打電話,請急會診,就說有心肌梗死的病人。

心電圖圖紙全部出來了。

這就是很典型的心肌梗死圖形了,我低聲說了句。望了望老馬,老馬額頭上都是汗水,說還好拉多一次心電圖,否則就遭殃了。

心內科醫生很快就趕到了,他也聯係了自己的上級,迅速跟病人家屬重新溝通病情,說目前懷疑是急性下壁心肌梗死,需要緊急介入手術,開通冠脈,才有一線生機。

後麵的事情我就沒參與了,得趕緊回到自己科室待著。

第二天下班後,該病人已經轉到心內科了,手術相對順利,血流動力學已經趨於穩定。

現在回想起來,有可能是過敏性休克、多巴胺等因素誘發了急性心肌梗死。

果真是如履薄冰,戰戰兢兢!

(完)

家中老人有高血壓的,一定要控製好高血壓,最好能天天量血壓,看血壓變化情況,如果不穩定,要及時聯係醫生,調整用藥。隻有血壓穩定,血糖、血脂穩定,才能在預防心肌梗死、腦出血等疾病中貢獻力量。

電子血壓計和水銀血壓計都是準確的,關鍵是測量方法要正確。而電子血壓計測量更簡單、傻瓜,相信大家用的一定舒服。

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。



小提示:78%用戶已下載梅斯醫學APP,更方便閱讀和交流,請掃描二維碼直接下載APP

隻有APP中用戶,且經認證才能發表評論!馬上下載